童生

凭爱意扫射,恃温暖行凶

[丹昏]倒错晨昏02

「一个养养孩子顺便谈谈恋爱的温馨故事」




| 私设
| 主丹昏,多cp,多种情感方式
| 不定期更新,跳坑谨慎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2赌局





【契童九则】

其四、契童一生仅侍一人,强行抹除刻印,刻印归零,丧失一切结契附加功能。

*********







“志训,那里很危险,不要随便碰。”

“?”小孩坐在爬行垫上,放下了摸索后脑勺的小手,转过头迷茫地睁大了眼睛看过来。


身着绣满黑色暗纹外袍的男人穿过回廊向里屋走来,面上带了未净的妆,配上冷淡的神情和有些瘦小却比例良好的身形,隐约散发出一点生人勿近的冷调的性感,他用和面容严重不符的粗暴手法扒下外袍甩到角落,迅速脱得只剩长裤和一件贴身衣物,大步走到男孩面前蹲下,却不由得卡顿了片刻。


从这个距离和角度,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孩子脖颈处奶白的皮肤,毛茸茸的乱发上小小的发漩,发丝下略带婴儿肥的匀净小脸,和漂亮的五官。

虽然是一张不折不扣的孩子的面庞,却分明能预判出日后的迷人光景。

最是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眼,黑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,愈显深邃,上挑的眼尾沁染了天然的丽色,内里的水意酿出一汪碧波,无意也似有意,像要把人溺毙。





无论看多少次都忍不住感叹,这双眼睛简直是犯规啊……
男人回过神来,轻轻啧了声,泄愤般捏住小孩软乎乎的颊肉向两边拉扯。


真是……便宜那家伙了。






“ceng……yu……”小孩伸出圆圆的爪抚上他的手背,并不挣扎反抗,声音软软糯糯,发音不甚标准。

“你是不是又胖了,你是猪吗。”男人语调依然冷淡,手指上的力气却减弱了。

“ceng yu……”小孩没有感知到男人情绪里的微小变化,只知道被训了,有些怯怯地摩挲着男人的手背,犹豫着又张开手臂,“抱……”

“啧,不要总是这么黏人啊……”男人面上不很耐烦,却还是放开了作恶的手,将小孩揽进怀中,靠着门框坐了下来。


他们面朝庭院,是屋主偏爱的日式枯山水,耙出精巧纹路的白色砾石中心,有一棵盘扎过的罗汉松,手水钵旁的水琴窟发出的声音赋予整个空间沉静的魔力。


确认了男人没有在生气,又是这种闲适的氛围下,小孩马上安心下来,乖顺地卧在男人并不宽大的怀里,双手环抱住男人的左侧手臂,口中还在不断嘟囔。

“ceng yu,ceng yu,ceng yu……”

“喂,你真的是猪吗,成云,不是ceng yu。”

“成宇,成宇。”

“呀,什么成宇,成云,河成云。”

“层云……”

“啧,果然是猪,别叫志训了,以后都叫你小猪。”

“层云。”

“老实点,别这样看我……呀!朴志训!不准亲!”

……





【一个月前】





这是一间古怪的房间,部分陈设看得出有些年头了,落满灰尘的昂贵摆件在角落里随处可见,华丽却透出一股子腐朽的气息。

屋内窗帘紧闭,两侧的墙壁是整整两面落地书柜,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籍,其中大部分不曾在市面上流通。

房间正中是一张直板的机械拼接木桌,杂乱地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和机械零件,桌上还有主人胡乱写下的不知所云的公式。

此刻,房间的主人——河成云负手立在黄旼炫面前,面色沉郁,身后紧握的拳头昭示了他的不安和愠怒。


“旼炫,你真的要这样做吗。”

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“你想过没有,一旦他们结契,万一发生意外,志训…..这种状态下,朴志训绝对承受不了‘归零’的风险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“恩,我知道。”

“你这样做,姜义建知道吗。”

“他没有必要知道。”

“……他会恨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也会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。我知道的。所以成云,拜托你了。”






河成云看着面前的男人,这个人一直是姜家的门面,以外姓人的身份,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不容置疑无可取代的位置,温柔、韧劲、得体、稳重,所有关于优雅的溢美之词放在他身上都不为过。


然而,黄旼炫——这个仿佛总是无坚不摧、步步为营的绝对强者,在亲手布了一个走向不可预见的,带有毁灭性风险的赌局后,此刻却俯首在他这个昔日故人跟前,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脆弱,浑身破绽地,用几乎是恳求的态度,向他讨要一把开启赌局的钥匙。


“罢了。”许久的沉寂后,河成云终于长叹一声,“就当是,我还你的。”

“成云……”

“从今以后,我们两不相欠,你和我,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。”


黄旼炫还欲再开口,河成云却将手一挥,不再看他,径自转身走向落地书柜,在类目庞杂的古旧书籍中,熟练地找到并抽取出其中一本,拂去红色封壳上的灰尘。

他的手在上面停留许久,终于下定决心一般,揭开了泛黄的封条。


一时间,原本朴实无华,印满古怪咒文的书,猛然爆出了一阵耀眼光华,充斥了整个空间,将原本昏暗不见天日的室内照射得大亮,又于片刻后归于沉寂。


原来书不是书,而是一个书本模样的精巧储物盒。


盒子内里包裹着丝绒,中央嵌入了一对小巧的半透明物件,长菱形多面体,像是某种晶石,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这晶石内里沁了些红色血线,显得有些不祥。


河成云看着那晶石里的血线,愈发不安——看来那孩子距离完全恢复还需要很久。


这已经是他今天不知第几次叹气了,可最终,他还是取出了那对物件中的一只,交给了黄旼炫。


“把这个给姜义建,”河成云的神情从未有过的严肃,声音中透出不易察觉的痛苦,“一个月后,带着它来找我。”


黄旼炫小心地接过,像是捧着什么易碎的稀世珍宝,他周身的压抑气息散去了一点,终于露出了进房间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,却无论如何抹不去眼中悲意笼罩的浓雾。


“成云,这么多年了,我知道你是真心疼爱他的,不只是当作商品。”



对不起。谢谢你。




河成云却转身在机械桌前坐下,不发一语开始摆弄工具,分明是摆出了送客的姿态。

直到黄旼炫走远,再也听不到脚步声,河成云都没再回过头。

他的身躯伏在宽大的桌上,脊背微压,越发显得瘦小和疲倦,手中的笔点在草图纸上,却不曾移动分毫。









我有什么资格接受道歉。

我也是共犯啊,旼炫。

从那一年,我答应你,将那孩子变成契童的那一刻起。


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河成云相关人设及梗来源:

1.pd101中初亮相的冷艳妆容,与实际性格有反差
2.候机室与朴志训:“you , pig.” “I′m not pig.”
3.多名成员曝光有“暴露癖”
4.合宿时带的行李种类之丰富齐全,显露出性格中琐碎温柔细心的一面

[丹昏]倒错晨昏01

《契童》丹昏篇——倒错晨昏



| 私设
| 主丹昏,多cp,多种情感方式
| 不定期更新,跳坑谨慎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樱桃



【契童九则】

其一、血液刻印,缔结契约,契约结成,终身领养。
其二、契约达成,不得遗弃,无故毁约者,将被划入黑榜,终生不予交易。
其三、如因契童自身残次被退回,或因事故毁坏,将进行安乐回收。


*********


一片静默中,青年终于伸出手,用缠着绑带的拇指,轻轻抹去男孩嘴角残留的血迹。

“跟我走。”

他的声音和他的手指一样,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凉意。





[青平镇,即墨茶坊]

——你听说没,姜家幺子最近领养了一个孩子。
——孩子?什么孩子……等下,你说的不会是……
——对,就是“樱桃”!啧啧,没想到他也会对这种违禁商品感兴趣。
——哈,姜家要什么没有,好东西见怪不怪了,找这种稀奇乐子调剂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吧。
——也是,不过他们家“那位”……也能同意?虽然最近有钱人玩儿这个的确实挺多,但他家不是一向很重名声,如果传出点什么……也不管管?
——嘁,你也知道,“樱桃”明面上打的可是搞慈善的旗号,实际上关起门来谁知道他们干些什么肮脏勾当。再说了,他家最近不还有那么档子事儿嘛,管大的都管不过来,何况这么个早被“流放”的幺子。
——也是!嗳你说,“樱桃”真有那么好?我们这些平民百姓,什么时候也有机会搞一个来试试,见识下他们宣传的,那什么,神圣的“生命奇迹”?
——嗬,你?拉倒吧,你下辈子都买不起!
——嗳不是,我说……

……

尹管家收回目光,转向身旁的人——

“少爷,要不我去……”

“智圣,说了在外面别这么叫我。”

“……丹尼尔,”被名为主仆实为挚友的发小打断,尹管家嘟囔了一下,最终还是爱操心的本性占了上风,“要我去警告一下吗?”

“警告什么?”男人一手撑着线条流畅的下颚,一手轻轻碾着桌面上一截茶梗,语调轻松,神情自若,配上状似无辜的眼神,甚至有些天真的意味,“难道还不许人说实话了?”

他坐在整个茶坊最靠里的隔间,听着门外逐渐远去的闲言碎语,舒展着颀长的身躯,就好像自己根本和话题的主人公毫无干系。

尹管家听了却一惊,他太熟悉这个从小看到大的青年了。

看似平常,语调却不自觉带出了点儿方言——那是姜少爷平素在公众场合绝不轻易示人的一面,透出了点和本家略微不同的成长痕迹。

尹管家心下了然,再细看这人神情,果然,嘴角上吊,眼角却是垂着的,种种迹象表明——


姜少爷,不爽了。


“没意思,回去了智圣。”青年起身,一脚踢开隔间的木门,没管正在犹豫怎么缓解气氛的尹管家,也不理会还没走远被吓得一激灵的路人,插了袋一路吹着口哨走出了茶坊,徒留身后尹管家手忙脚乱喊店家记账,还不忘打包一壶少爷爱喝的桃醋。





姜义建其实并没有真的生气,这么多年,环境变迁,世事无常,他早已看清人情冷暖,也早已习惯身处议论风暴的中心,但偶尔装作孩子气闹点无伤大雅的小情绪,看那位发小管家头疼吃瘪的表情,是他近来无趣生活的一点小小调剂。

说到调剂,那些人其实也没说错,可不就是调剂么。

被流放的,无趣日常的,一点小小调剂。

想到这里,他的脚步慢下来,恶作剧成功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,脑海中浮现出那日的情景——




“大哥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不要紧张,只是给我们尼尔的一件小礼物,你会喜欢的。”

“呵,契童?‘樱桃’?我不知道大哥居然还接触这种东西,看来你也不像表面上那么乖嘛。”

“不用说这些,你知道我永远不会生你的气。其他我都办好了,你拿着这个,去找上面的人就可以了,很简单的。”

“啧,别自说自话了,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接受,还是那么自以为是啊,大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,没话说了?难道又是为我好那一套吗,别开玩笑了。”

“丹尼尔。”

“不过一介养子,被当狗使唤这么些年,你还真把自己当姜家人了?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摆布的小屁孩了,黄旼炫。”

“住嘴!姜义建——”男人强压下自己不自觉放大的音量,叹了口气,“你去吧,去看看——”他迎上对方讽刺的目光,眼神泄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语气却异常笃定,“——你会接受的。”




“你会接受的。”

“只要你看到他。”

“就当最后信我一次吧,丹尼尔。”




等到尹管家追上来时,看到的又是那个他熟悉的姜少爷了。

那人挂着见牙不见眼的笑容,操着带点黏糊语调的方言,仿佛刚才令人不快的小插曲不曾存在过——


“智圣,我的桃醋呢?”


尹管家突然感到一阵恍惚,像是猛然被拉回到很多年前,看到那个拉着他手,傻笑着咧嘴露出兔牙的,小小的丹尼尔,衣着朴素,面颊全然不似现在白皙,甚至有点粗糙,笑容却不染一丝阴霾,坠着他的肩膀,用方言嚷嚷着要吃桃醋。

他强迫自己从突如其来的心悸中镇定下来,视线下移,却看到了青年缠着暗色绑带的拇指。

是了,已经不一样了,一切都。

你不再是当年的你,我也不是了。






这一次,我会保护你,我的小少爷。
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樱桃:民间对契童的俗称,包含“初次开发”等性暗示意味,有恶意调侃成分。